2018注册送体验金

2018-05-23 10:32:34  来源: 齐网

小字体大字体

  作者:李民增 稿源:齐网 编辑:王刚

  淅淅沥沥,天下着小雨。门脸外有一U字型早餐点。西边是出口,南北是两个敞口油箱,箱内半下油,眨着眼。冒着气泡。东边是面案,一位胖师傅,身穿白色卫生衣,一边加工荷包,一边做油条,北方人爱吃的美食。偶尔也用自己的鸡蛋炸一些,备用,给那些不带鸡蛋加工的人,主要是加工。

  一位妇女,看样子是他老婆。负责两个油箱操作,不停翻腾男子做好,放在油箱里的油条、荷包。边收钱,或者看着顾客把钱放进钱柜里。

  我站在面案外边,把带去的鸡蛋放在面案上,声明炸一个荷包。男子一边应着“哦”,随即做好,放在南边油箱里。我注意到,他取皮时,还楞了一下,似乎想选一个大些的。我就有点感动。虽然不在乎,还是送去一个感激的笑,不想违了他的美意。

  过了一会儿,油箱里装完,却没我的。男子歉意地笑笑问:“你的呢?”

  “可能拿错了吧?”我笑,表示不在意。

  那男子却很抱歉,看着我的脸商量:“拿我的一个吧?”

  看看身边的一堆,又说:“不行。这些是夹一个鸡蛋的。”扭头看着另一遍炸好的荷包说:“这些是夹两个鸡蛋的。我的鸡蛋也不小。”

  “不要紧。人多荷包多,备不住拿错,给我一个就行。”我谅解。心里想:大小差不多。即使有点差别,沾光不用说。吃点亏也不大,全当做好事了。以前怎么捐献来?

  “那不行,该咋着咋着哎!”男子给了我荷包,却又声明,似乎对那女人说:“别收大爷的钱(加工费)啦。”

  我当然不会不交钱。心里却想:他可能觉得,我没发脾气,给他闹起来。已经很感激了。

  凡事退一步,保持和谐。大家都好。

  煎饼果子

  煎饼果子,本地的美食之一。街上早餐点前或某小区门口,常见有人拉一辆带棚子的三轮车,棚子上大字“煎饼果子”。棚子里支着一盘鏊子,旁边摆着各种面糊和各种佐料。

  某早餐点前,一位妇女按了一个煎饼摊。她站在棚子敞口的一旁,不住地舀一勺面糊倒在鏊子上,用一个拐子转着圈刮匀。鏊子受热,刮匀的面糊迅速变成熟的,然后加葱花等各种佐料,撒匀。折一下,再抹一种特殊的酱,掰上几瓣生菜,放上两批四块油炸薄酥饼。将煎饼两头折起。然后对折包成一厚厚长卷。中间一铲断成两截,对折放在一个特制的纸盒里,装进食品袋。让顾客交钱拿走。

  整个过程,说起来麻烦,做起来简单。三八九点,眨眼就完。卖者手把利索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很好吃,有一种特殊的香味。特别是血糖高的人,更是首选食品。

  一天,我等着炸荷包时,试探着问:“炸煎饼鸡蛋果子也有孬好(质量差别)吗呢?”

  对面一位年轻妇女肯定地回答:“有。”

  我向她看时,见她向对面扬了扬下巴。我觉着她怪大胆,敢于直言,又怀疑她与对面妇女有矛盾,诽谤她。

  不管怎样,我是受她的影响了。以后再来,就去对面买了一个吃,也没觉多么好。只是对那里人少不理解。一路之隔,这么近,宁肯等,也不去买北边的,顾客们怎么了?

  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南边那个煎饼摊顾客少,忽然想考察一下南边的质量究竟比北边差多少,便买了一个。原来比北边好得多。自然又怀疑原先那妇女的动机了。

  这件事给我的启示是:“谁人背后无人说,哪个人前不说人”。世界是复杂的,我们看问题的眼光也应复杂一点。我吃亏就在于,过分相信道听途说。

  在美国

  一位大学刚毕业的青年人,独自到美国办事,当钱不够用时,却不声明。晚上与父母视频过,父母要他回来。他说要在那里发展,短时间不会回来。要给他打钱,他说不要。

  晚上结算房费时,意外碰到有人辞职,那工作是一小时15美元。一小时15美元,对正缺钱的他,太有诱惑力了。于是,断了盘费的他,便问那人辞去的是什么工作。老板说是每天下午7点到第二天8点,店内经理。他觉得行,便提出顶替。老板当即答应,但每小时只能给8元,一间住房免费。

  他觉得差别太大了,据理力争。老板多方推托。他无奈接受。算了算,一小时8元,每天13小时,一周6天,一月四周。2000多美元,相当于人民币一万六千多元。他高兴极了,一进住室,便把自己扔在床上。

  当时,我也为他高兴,觉得还是美国钱好赚。好景不长,只干了一天,他便疲于奔命。13小时,既管理,这个叫那个叫,又管保洁。

  他累坏了,觉得有些工作不该他做,找老板评理。老板用歪理回绝了他,而且态度很不好。并说:“你这回知道钱不是好挣的了么?”那青年人无奈地低下了头。

  这事让我想到另一个发生在资本主义社会的故事:一个饿坏了的人找到一份工作,一周一万元。他想,自己什么苦都不怕,便答应了。原来是让他把一个包裹按规定路线送到某处。途中路过一个森林,一头饿狮正在等着他。第二天。本城便贴出了活狮吃真人的。这个人为挣一万元搭上了性命。这就是资本主义。

  作者简介:李民增,男,聊城人。中国诗人协会会员。聊城诗人协会理事。作品经常在国内外报刊发表。出版有诗集《春雨潇潇》,诗文集《柳园漫话》。

 

相关信息

我说两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