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注册送体验金

2018-05-05 03:45:07  来源: 齐网

小字体大字体

   

小能能

  作者:张洪泉    稿源:齐网    编辑:齐若凡

  2018年5月4日,是我从悲到喜的一天。早上,我埋葬了陪我三年左右的金丝熊“小能能”;晚上,我的一个粉丝老韩大哥约我吃饭,因为5月6日,是我写的《亲,我又失业了》一周年纪念日,请我吃饭,是因为我在过去的一年里,坚持过来了。这夜,我们几个喝了很多酒,但都没醉,我心里或许醉了。

  在头一天晚上,我出去散步的时候,“小能能”眯着眼在木爬梯上走动了一下,我感觉它身体不好,等回来的时候,发现它已经侧躺着死去了,身体微微僵硬,这很突然。大约在一年前,在给“小能能”添食后,忘记关笼子门。结果散步回来后,发现它不见了,我一边打呼哨,一边叫着“小能能”,它很快从书房里的床下跑了出来,腿一瘸一拐的,一只眼睛好像受了伤,太太找了一些消炎药,混在“小能能”的水壶里,那一夜,我没睡好。过了几天,“小能能”的健康恢复正常了。

  在“小能能”之前,我家曾养过一只叫“瑞姬”的仓鼠。那年我家妞妞考上了聊城三中,闲暇之余泡仓鼠吧,看到聊城一个网友送仓鼠,于是妞妞自己到市场上买了个小笼子,就把“瑞姬”接回来了。因为妞妞小升初、初中升高中,都没有让我们费心,自己有点小爱好,我们也没反对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“瑞姬”开始长大,小笼子装不下了,于是我太太从网上花了98元,专门买了一个最大的两层仓鼠笼子,还买了摇椅、爬梯、滚笼等多种仓鼠玩具,正是这只仓鼠,拉近了妞妞和我们的距离,让孩子躲过了青春期的叛逆。

  孩子进入高二后,学习忙起来了,照顾“瑞姬”的工作就转移给了我,妞妞只是在放学后,偶尔给“瑞姬”换换食物,或者放在手上逗着仓鼠玩。尽管在养仓鼠之初,就知道这个物种一般就是活3年左右,但在“瑞姬”到暮年,病了三天后去世,让我的心十分纠结,看到了生老病死,鼠生无常,何况人乎?我用“瑞姬”生前喜欢的洗澡的塑料盒子做了“棺材”,将它埋在了聊城公园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,去公园散步时,就去那个地方看望它。

  在聊城公园紧靠北边路口的北面,有一个卖小动物的店,那里有一个大缸和多个笼子,里面有很多小仓鼠待卖。每次走到那里,我都习惯性的去看,哪怕是一分钟,都让我想起了“瑞姬”,那只陪我三年的小仓鼠。一次,我看到鼠缸的一个角落里,一只身体消瘦的年轻妈妈站立着,身边有三四只各色的小仓鼠在吃奶,手机拍下后,发到微信朋友圈,一些朋友转发后,周围掀起了养仓鼠的一个小热潮。

  在高三下学期那个春节后,妞妞带回来一只金丝熊,给我了一个惊喜。开始的时候,妞妞说是在画室里,这只金丝熊跑到工具箱里,看着很可爱,就拿了回来。我发现这只金丝熊前面的一个爪子上,只有四个指头,后来太太告诉我,是妞妞看我一直走不出“瑞姬”离去的悲伤,就去买了一直金丝熊,看到这个少了指头很可怜,就买了。金丝熊或许因意外失去了一个指头,和我们接触的时候,很小心,眼光里多的是忧郁。大约经过了半年的时间,和我熟悉了,习惯了我的呼哨,能自动爬到我的手上,而我也开始慢慢的把它放在地方,或者桌子上,让它自由走动,感受一下笼子外的自由空间。

  我曾拍过一个“小能能”跑轮活动的小视频,发在朋友圈里,说这个仓鼠叫“小能能”,一些朋友就问它哪里能啊?其实,这只金丝熊和其它的一样,晚上跑轮,爬上爬下,自己会从笼子门里爬出来。“小能能”是一直很爱干净的金丝熊,大小便都定点,便于主人清扫。而且很爱美,太太将一个从苏州买回来的丝巾丢在笼子里,“小能能”居然做成了一朵花的样子,放在自己的的洞口上,很开心、很享受。

  动物和人能成为朋友,是因为有缘分,人和人也是如此。老韩大哥和我相识在网络,我每日写文章,除了给各大媒体投稿外,还发在包括微信平台在内的多个自媒体平台上,朋友群是我每日必转的地方,经常看我文章后,老韩大哥和我相识。随后和几个网友一起小聚,吃个烧烤,吹个小牛加闲聊,无所求。在看到我家妞妞考上山东大学后,老韩大哥专门给我说庆祝时一定给他个信儿,而在我辞职的文章发表一年后,能精确记住的,也只有老韩大哥。

  从养仓鼠、金丝熊,到辞职后,自己写文章、搞策划,交往的人越来越多,对很多的事情看的也越发清晰,知道没人欠我的,除了父母和亲友,我也不欠比人的。尽管喝酒的档次随着年纪的增加而不断提升,品尝美食的水平也是与日俱增,但是自己却越来越不喜欢超过五个人的聚会,越来越不愿意去麻烦别人,更愿意和亲人朋友分享自己的快乐。

 

相关信息

我说两句